小兒子躍變大男孩

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陳南昌紀念學校-洪永佳

「我叫洪永佳。今年讀J班。今年19歲。讀陳南昌紀念學校。」他一字一句地介紹自己。他熱心求學,學業表現出色,在朗誦方面充分展現才華,對設計與科技有濃厚興趣。他就是洪永佳,一名中度智障的中六學生。永佳就讀香港四邑商工總會陳南昌紀念學校,至今已經十多年。在成長的過程中,永佳遇過很多人和事,跌跌撞撞,才有今天。

永佳在十一歲時因為受傷要動頸椎手術,之後便不能做劇烈的運動,又影響了他雙手的活動能力。若要長時間執筆,他會很容易疲累。身體的障礙或有辨法可克服,但是至親的離世則是無可挽回。年前永佳的爸爸病逝,對他是極大的打撃。

湯桂德老師認識永佳已有八年,見証了他的轉變。永佳的領導才能,在與湯老師初次見面時已留下深刻印象。湯老師十分欣賞永佳在家庭經歷巨變下,仍然保持樂觀積極。「我想這樣堅強處事,很多成年人也未必可以做得到。」湯老師說永佳逐漸變得成熟獨立。他以往被其他人照顧,現在卻有照顧他人的能力。永佳能自己上學,照顧自己的起居飲食。在爸爸患病時,因要照顧父親,他有一段時間要停學。但是他努力好學,重回學校時,很快便可以追上學業。

「爸爸病了,我自己一人到醫院看他。很辛苦。」永佳描述爸爸病況時,搥打前胸表示爸爸常有胸痛。訪問初段,他一直面帶笑容,滔滔不絕地介紹學校。但提及父親時他便沈靜下來,他生氣地說爸爸不聽他的勸告,不願戒煙,以至得病去世,可見他對爸爸的珍愛。

「靜夜詩。李白。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舉頭望明月,低頭思故鄉。」身形高大,長著一張孩子臉的永佳站在學校的禮堂台上,縱然台下只有幾名觀眾,他仍然認真地朗誦詩詞,彷彿這二十字詩是述說他對父親的思念。朗誦之前,他笑說因為害怕會忘記字詞,所以花時間挑選較容易記得的作品。湯老師在旁解釋,有障礙的學生是會很容易忘記事情的。詩詞或許轉眼間就會忘記,但是永佳跟爸爸在一起的生活卻永遠忘不了。「我爸爸在什麼時侯住那一間醫院,我也記得很清楚。」在爸爸離世後,永佳經歷過一段適應期。他被安排到宿舍暫住。他坦言不習慣宿舍生活,很多事務都要自行解決。他經常想念爸爸,想念跟爸爸一起逛街,一起看電視,尤其是在大節日播放晚會節目,兩父子定必坐在電視機前觀看的日子。父親患病期間,他們回鄉過節。當時父親行動不便,他要攙扶爸爸上車,起床下床。兒子的無微不至的關愛,相信爸爸定必感受得到。

他牢牢記住爸爸的遺言。爸爸希望他做一個好人,不與人爭拗樹敵。他在學校擔住風紀隊長,是老師信賴的小導師。他說同學之間時會有爭執,他經常充當「和事佬」的角色,調解糾紛。面對快將畢業,他十分不捨。他感激學校給他很多機會,使他成長。但是他明白要面對現實,縱使不想離開學校,還是要出外找一份適合自己的工作。永佳希望將來可以做一名麵包師傅,不用家人為他的生活操心。回想爸爸對他做的麵包評語,他歡喜地說爸爸也稱讚他做得好,很美味。「做想做的事,便不會覺得辛苦,亦不會怕辛苦。要堅持自己的人生目標。」相信憑著這股鬥志,永佳在未來路上,定會走出一條自己喜歡的路。

Bac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