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聖若瑟書院-總領袖生 (2016-2017)
  • 南華早報 「年度學生選舉」-最佳學校服務獎
  • 環球青年部長會議-最佳代表
  • 香港律師會 「青teen講場」模擬法庭大賽 (2016)-十大最佳隊伍
  • 基督教女青年會義工小組-成員

「傑出學生」給予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麼?演奏級鋼琴?朗誦比賽冠軍?名列前茅?

依稀記得小六升中派位時,媽媽說,以我「Band 2」的成績,如若可以在聖若 瑟原校升讀,真的算是奇蹟了。然而,奇蹟真的發生了。我對自己說,這是上蒼讓我重寫自己故事的機會,我必須捉緊它。

但對於一個沉迷電玩的男孩來說,這談何容易?中一那年,我獲邀參加學校童軍嘉爾頓錦標賽代表隊。那時的我,還沒準備好背負如此重任,遑論密集的訓練呢!因此,過了一周,我就退出了。後來,我回想這決定,實在懊悔不已。當初答應自己捉緊每一個機會,然而卻為了可以安坐家中玩電玩而逃跑。從此,我就立定志向:雖無飛,飛必沖天;雖無鳴,鳴必驚人。

中一時,我屬於1B 班,即成績最遜色的一班。雖然升上中學後,我再沒有去小 學的補習班 ,但靠著自己的一份蠻勁,碰了幾次壁後,成績總算有些起色。主對我可是特別的好,中二學期末段,我碰上了風紀隊推出自薦制的第一年。再加上中一那年我遇上了一位和藹可親、經常幫助我的風紀學長,我便毅然報名加入風紀隊。在男校當風紀,可不是易事。除了要把很多時間拿出來當值外,我也遇過很多挫折,更曾想過放棄。每一次我都會想一想自己的初衷:和當年的學長一樣,以善意為火苗,感染他人。於是,我每次都可以咬緊牙關捱下去。三年風紀,有學弟說受我啟發加入風紀隊;嗯,我也勉強算是完成了使命吧。

如前文所述,我實在十分幸運,所以我對於不幸者總是抱有一份同情心。中四時,我參加了女青年會的義工訓練計劃。還記得第一個服務對象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。我和隊員除了向他們介紹一些基本的溝通技巧(如眼神接觸),更一起賣旗,從中鼓勵他們和陌生人說話。其中一位參加者在我們的支持和鼓勵下,由起初談話時只是低著頭,蛻變成有眼神交流;這經驗讓我相信每一個看似輕如鵝毛的善舉,實在都是重如泰山的壯舉。正因如此,我除了留在女青的義工小組繼續服務外,更參加和組織學校社會服務組的義工服務。

展望未來,我希望飛得更高、更遠;做更有意義的事。一個 1B 班的男孩,尚 且可以走這麼遠;那比我才高八斗的你,一定可以比我走得更遠。

返回